a

当前位置三农内参首页 > 致富信息 >
造林20年 “绿色银行”终于“还本付息”
来源:未知    时间:2017-12-05

  这是一片上万亩的茂密森林,树木大多是人工栽植的杉树。

  走进林区,只见树木枝梢交错,伸展开来的繁盛的枝叶如碧绿的云,把蓝天遮了个严严实实。山风吹过,枝叶发出簌簌的响声,如涛声滚滚。

  20多年前,这是一片残次林;20年后,南川区南城街道双河场村村民汪启禄将它改造成示范“家庭林场”,开起了“森林人家”,靠绿色风景赚钱。

  出路就在荒山上找

  这里小地名叫仁乐坝,海拔1200多米,山高沟深,汪启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

  至上世纪90年代初,这里的山林因长期无人管护,树木几乎被偷伐光了,形成了残次林,多处的滑坡和泥石流更是让荒山满目疮痍。

  “当时,村里的人都在找门路致富,我就想在这片荒山上找出路。”汪启禄说。

  1993年,汪启禄东拼西凑了20万元,与村里签订合同,承包了荒山1160亩,开始植树。

  植树多是在春季和冬季,汪启禄和妻子夏吉淑带着20多个工人吃住在山上的草棚,一呆就是两三个月。

  “苗子挖起来运上山后,必须即时栽下去,几十个人吃住在山里。两口锅,一个做饭,一个做菜,生活上一切都是将就。”汪启禄的妻子回忆当时栽树的情景,感慨地说。

  种植的树苗全靠人工浇水,树苗太多,浇一次水就得没日没夜地忙活很久。

  住在山上,常来串门的是野猪,有时毒蛇也会突然造访……不管晴天雨天,他们都会穿高筒雨靴,这是防咬防叮的最好装备。

  造林每年增加500亩

  20多年时间,他们不仅投入家中多年来的所有积蓄,还到处借钱,曾经负债累累。

  “2000年至2006年,是我们压力最大的一段时间,积蓄全部投进去,外面又背负许多债,工人吵着要工资,急需种植的苗木没钱买,孩子的学费还没着落……”汪启禄说。

  “虽然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还是没想到,改造荒山竟是个无底洞。”他说。

  怎么办?汪启禄只有一边种植蔬菜,一边买树苗植树。

  2006年,汪启禄通过借款又出资170多万元,流转了8600多亩荒山;2013年再次出资100多万元流转了1000余亩荒山。

  汪启禄以每年近500亩的速度不断扩大改造面积,如今,林场共计栽植杉木、柳杉、枫香等用材林8000多亩。

  流转多种方式“生金”

  经过20多年的精心培育和管护,这片荒山变成了绿油油的森林,森林郁闭度从不足0.2达到0.9。

  按照汪启禄当初的构想,种下树,成材之后就可卖钱,就能发家致富。但没有想到,由于国家对人工种植的林木越来越严格的采伐政策,这片树林并没有成为他的“绿色银行”。

  如何解决林农捧着“金饭碗”没饭吃的问题?

  5年前,南川实施林权制度改革。

  “这一改革,能够把林木死资产通过流转、抵押贷款等方式变成活资产。”汪启禄说。

  2014年2月,汪启禄将顺龙山8560亩林地流转给重庆君态园林绿化有限公司,获得转让收益1130万元。该公司规划投资建设森林公园,打造森林生态旅游和山地养生休闲度假胜地。

  在林地流转中,还有森林景观流转这种方式。就是在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林农将森林资源景观权,以每年每亩不低于50元的价格,有偿流转给有经济实力的企业、事业单位、业主,进行森林综合旅游开发利用。汪启禄的“家庭林场”,也从森林景观流转中获益。

  开发建成“森林人家”

  汪启禄流转林地赚钱后,并没有停止对绿色产业的深度开发。

  现在剩下的2000多亩林地,汪启禄在精心培育管护的基础上,再次投入500万元,新修两栋管理用房,整治河道800米,修建2500立方米的森林消防水池。

  他投入300多万元,建起了供城里人休闲养老的“启禄山庄”,成为南川第一批“森林人家”。山庄有25间客房,还可一次性接待150多人就餐。

  今年夏季,启禄山庄开门迎客,生意非常好。

  他还在林间空地种植蔬菜、葡萄、桃子等,修建了养鱼池,让来山庄的客人有玩耍的地方。

  除此之外,启禄林场的发展也为当地村民带来了较好的经济效益。目前,林场长期雇佣工人20人,季节性雇佣工人30人,每年累计支付工人工资约100万元。

  汪启禄说,目前南川正在实施全域旅游战略,依托森林资源、森林景观资源等,家庭林场、森林人家正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把生态环境搞好了,森林“生金”不是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