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当前位置三农内参首页 > 三农人物 >
吴协恩:"我为什么将亿元奖金交给集体?"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时间:2017-04-01

  “我为什么将亿元奖金交给集体?”

  ——江苏省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的真情告白

  包永辉 张泉

  俗话说,“没人跟钱过不去”,可被称为“天下第一村”的江苏省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却是个例外。

  只要他愿意,须臾之间,他就可以在鲜花与掌声中戴上亿万富翁的桂冠。然而这唾手可得的富贵硬是被吴协恩拒绝了,他宁愿每月领着3500元工资,当好一名工薪族。

  面对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有人说吴协恩境界高,有人说他出风头。带着人们的种种疑问,我们来到华西村。采访远不如预期简单,我们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打开了吴书记的心扉,听到他发自内心深处的真情告白。

  一根草与一股绳

  问:听说你和钱过不去了,放着亿万富翁不当却要领低薪,可有此事?

  吴协恩:这个事做得说不得,否则又要引起不必要的议论和麻烦,这也是我开始想拒绝你们采访此事的原因。后转念一想,咱们从认识到现在差不多有20多年的交情了,闭口不谈也不尽人情。既然不好推辞,今天就索性敞开心扉谈个透,也好消除一下外界的质疑。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近年来华西村的发展势头不错,光上级给我的各种奖励就达亿元以上,我本可以理直气壮、风风光光地装入自己的腰包,可我思来想去,权衡利弊,还是都捐献给了集体,每月只领3500元的干部工资。

  问:如此说来,可以在鲜花与掌声中戴上亿万富翁的桂冠就是真的了,那你为什么要拒绝呢?

  吴协恩:我这么做确实不是从道德层面考虑问题的,而是从如何治理好华西村这个现实考虑的。

  华西为什么能成为“中国第一村”?说到底是因为华西有个一心为民、威望崇高的好带头人——老书记,他用自己高超的领导力和凝聚力,把全村紧紧地拧成一股绳。如果全村是一盘散沙,再有本事的人也只是一根草。一根草一拉就断,一根绳就能挑重担。

  我接过华西村的重担已经快十五年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时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就是老书记为什么能把大家凝聚起来?想来想去我觉得,除了具有领导力和凝聚力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约束力。领导力是指干部的领导能力和领导艺术,凝聚力是指领导干部的个人魅力,约束力是对自己的严格要求,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我虽然可以理直气壮地接受上级的巨额奖励,但真这么做了,可能不仅无助于我在华西村施政,而且可能会起到一定的相反效果。长期以来,华西村一直倡导“有富民先享,有难官先当”,如果我拿了这些巨额奖励,群众会怎么想?因为这是上级的奖励,他们嘴上也许说不出什么,但心里难免会有想法,会觉得“干部干部,在好处方面总是先行一步”之类的。

  我既是华西村的第二代掌门人,又是老书记的儿子。老书记在时,我是大树底下好乘凉,老书记不在了,我也要拉出来见太阳,只能给他老人家增光而不能抹黑。当干部的,一举一动,全村人都在看着。我们常对群众讲,号召群众做的,干部首先做;不让群众做的,干部首先不要做。如果我不拿这个钱,就是用行动践行这一理念,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对群众说“富脑袋比富腰包更重要”,才能说“家有黄金数吨,一天也只能吃三顿;豪华房子独占鳌头,一个人也只占一个床”。老书记之所以能讲出这番话,敢讲这番话,是因为他打铁首先自身硬,他有“三不”:不住全村最好房子,不拿全村最高工资,不拿全村最高奖金。

  正人先正己。要当好华西村的带头人,就必须以身作则,约束好自己的欲望,惟其如此,才能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心中有信仰,行动有力量

  问:“天下熙熙皆为***,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亿元奖金不是一个小数目,是多少人奋斗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就真的一点没有动心吗?

  吴协恩:说实话,我对这些钱真的没有特别在意。我捐出这笔钱,并不是因为我多么富有,对这笔钱多么不屑,而是我觉得一个人的需求总归是有限的,超出需求之外的钱不是自己的,而是社会的。也许会有人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可当你有了一定人生阅历之后,特别是对人生真谛有了较为深刻的洞悉后,你就会发现钱的魅力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问:金钱不是万能的,没钱也是万万不行的,就像艺不压身一样,钱多了终究是个好事吧?

  吴协恩:也不尽然,钱多了也是一把***剑。多少人在金钱的诱惑下,走上犯罪道路,最终身陷囹圄。撇开这些极端事例不谈,就企业而言,突然的暴富销蚀了多少创业者的激情,更有一些上市公司错把上市的起点当终点,圈了钱了就觉得大功告成了。翅膀一旦绑上了重重的黄金,还能尽情高翔蓝天吗?

  具体到我个人和华西来说,又与一般的老板和企业不同。我们村既有企业,又有社会,我既是董事长,又是村党委书记。企业追求的主要是效益,而社会则要兼顾发展与公平、公正,村里既有特别能干的企业家、厂长、经理,更有许多普通群众和员工,还有一些老弱病残人员,我们对他们,只能尽集体所能,给予特别关爱。这就涉及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一直是华西人追求的崇高理想,是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的初心,什么时候忘记、丢掉这个崇高理想和初心,我们就会失去群众的支持,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问:现在真正愿意谈论初心、信仰的并不多,可你说你内心深处并没有忘却,为什么?华西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吴协恩:因为华西人深知,没有老书记对党的宗旨的崇高信仰,就没有华西人巨大的凝聚力,华西也不可能有今天。我是一名党员,更是老书记崇高信念的传承者,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忘本。

  对于亿元奖金,我可拿而不拿,就是想进一步昭示自己的追求、信仰,这对全村是一个重要示范,我相信我放弃奖金这件事,会引发非常积极的连锁反应。

  “长寿”需要有个好基因

  问:作为“天下第一村”的新掌门人,在当今经济寒潮来袭的大背景下,你有压力吗?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吴协恩:作为“天下第一村”的书记,我压力山大。但是,我思考最多的不是让华西怎样做得更大,而是怎样让华西活得更好、更久,打造“百年村庄”、“百年企业”。

  在这里,我还是得讲一下华西的历史,华西之所以能成为“中国第一村”,很关键的一条是华西有个代代相传的好基因,就是能吃别人吃不了的苦,艰苦奋斗,吃苦耐劳,永不服输,决不放弃。华西人均收入9万多,过上了比较好的生活,但历史经验告诉我,生活得再好,作为安身立身之本的艰苦奋斗精神不能丢。村民过上较好的生活后,我们没有把利润分光吃净,而是把村民名下的部分资金集中起来,投入再生产,形成滚雪球效应。

  对于这种作法,外界有不少质疑之声,认为村里截留村民的财富挪作他用是越权。但我们不为所动,一以贯之地予以坚持,因为这样做不仅为企业提供了更多新鲜血液,也有助于避免村民耍钱赌博、玩物丧志等不良歪风。我现在最怕的是华西人未富先奢、小富即奢,娇气十足、目中无人,最怕人家说华西人是土豪,所以我一直强调“富脑袋比富腰包更重要”。

  为了守护好我们的基因,打造出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近年来我们想尽了各种办法,做出了艰难的探索。比如我们连续三年选派150名年轻人到贵州穿洞村,与那里的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们还派干部到最艰苦的西藏进行锻炼,要求他们向西藏干部看齐;为学习科学精神、专注精神、工匠精神,派人到日本学习农业技术;为创新管理思维、增强管理技能、提高管理水平,我们把骨干送去参加EMBA培训;我还带队到华为集团学习他们的进取之心,经营之道。

  由简入奢易,由奢返简难;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认为,拿不拿亿元奖金这件事,其实还是对自己的一场严峻考验,我就是想检验一下我能不能约束住自己的欲望。现在我可以说,自己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