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当前位置三农内参首页 > 三农人物 >
悬壶济世惠泽苍生的瑶医潘宝建
来源:调研    时间:2017-08-31

    前段时间看到论谈上一篇关于中医的帖子,作者是位得道高人,从自然和哲学的角度阐述黄帝内经,伤寒论等医理,启迪人们对中医的思考和对疾病的认识,传播中医文化,让人受益匪浅。帖子中有很多人求医问道,很多人求医无门,由此可知人们受疾病痛苦的折磨,和对现代医疗体系的失望。再加上魏则西事件的爆发,更让人们感到心寒,部分医院不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而变成屠宰你的温床。很多时间你满怀希望去求医,希望能够治愈,却又多少次失望而归,只是口袋荷包越来越少,疾病并没有好转,只能一次次的走在求医路上,多么希望上天能够赐予给你名医,可以使你药到病除,迅速恢复。现实生活中名老中医确实存在,只是好中医越来越少,年龄越来越大,年轻一代技术水平有待提高,主要是面对的生活压力较大,根本无力静下心来去研究中医精典,院校里培养的中医学生也是缺少临床经验,毕业出师后不会看病,自然很难传承,中医面临青黄不接的局面。可喜的是民间有很大一部分中医爱好者,也有一批中青年医师在为中医事业的传播和发展不断努力着,有句话说在医在民间,也在世界各地不断的传播着发展着、惠及更多的人们。真心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热爱中医,传承中医,为人们的健康奉献一份力量。

    说起老中医就想起广西的那名传奇瑶医潘宝建,他是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潘公平跌打还魂丸的法定传承人,也是瑶医世家200多年后的第八代传人。潘宝建言谈举止诚实纯朴,做人做事都秉承着祖先的“公平”理念。

    据潘家族谱记载,潘公平跌打还魂丸的中草药方来自一位落魄的明朝御医,传至潘茂安时,潘家的医馆在古永安州(今广西蒙山)已经声名远播。1851年9月,太平天国占领古永安州,听说医馆药丸对治疗跌打损伤有起死回生之神效,西王肖朝贵荐之于天王洪秀全。因潘家医馆救治天朝将士功勋卓著,洪秀全赐潘家“神医大国手”牌匾一块。1852年,太平军撤离永安州北上桂林,清兵重占永安州,潘茂安因通长毛贼外逃避祸,而潘家医馆和洪秀全的亲书牌匾均被焚毁。

    药方传自潘宝建的爷爷潘仕魁(1865-1945)时,由于医馆大门对联为“公道存心恻隐之心思种德,平情制药秘制良药即灵丹”,大门额匾题“公平”二字,潘仕魁至不仅对人讲“凡做事都应求公平”,在医治患者时还不计报酬多少,贫富弱孺一视同仁,尽心尽力。邻近四乡的百姓为了感念其恩,真呼其“潘公平”而不称其名。潘公平三字成了医风医德高尚的代名词。潘仕魁自幼随兄长习武,练就一身好功夫,青年时做过中越边境抗法英雄苏元春军营幕僚、侍卫、随军医师,立下过战功。战事过后,为了淘得重开祖业医馆的第一桶金,曾多次到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地行医,一度在吉隆坡开设武馆传授武艺。

    潘仕魁初到南洋时,由于当地人不知道潘公平跌打还魂丸的神奇疗效,所以无人问津。直至一天,当地土官10岁左右的幼子爬树时从高处跌下,昏迷两日,土医和巫术都束手无策嘱咐土官准备后事时,一位乡绅建议土官去客栈找潘仕魁,或许有生还希望。时值雨夜,潘仕魁就让前来求医的人将潘公平跌打还魂丸带回给患儿服用。当用热糖水喂患儿服下半粒药丸3小时后,患儿苏醒,泻下瘀积。虽然软弱,但是已经感到腹中饥饿,索食。家属大喜,继续严遵医嘱服用,3日后肿痛全消,活动如常。土官喜极而泣,重金酬谢潘仕魁,并购买了10多粒药丸作为防身之用。潘公平跌打还魂丸也因此在南洋名声大振,被当地乡绅和居民踊跃抢购,如获至宝。

    潘公平跌打还魂丸在过去声名远播至南洋,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却鲜为人知?原来1958年公社化时,潘公平医馆房舍被政府征用,医馆被迫停业,但仍然有很多人上门求医求药。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潘家医馆被造反派抄了家,很多信件、财物、字画、书籍和患者所赠的牌匾及医案都遗失殆尽。当时社会的批斗场面浩大十分激烈,很多被定义“地富反坏右”的人被暴力伤害,奄奄一息,危在旦夕。在夜深人静时,潘家的门总被人叩开讨要药丸救命,潘家人不忍心拒绝。当年得药救命的黄某、温某和苏某等人至今健在。潘家用药丸救汉“地富反坏右”分子的事传到民兵小分队队长黄某耳中后,他找到潘宝建的伯父,声色俱厉的质问和断喝:是不是我们的革命行动对潘家太温和!潘宝建的伯父认为潘公平跌打还魂丸会为家族带来灾祸,就叮嘱族人们不要再行医,不要再制作还魂丸。

    时光如梭,几十年后,潘公平跌打还魂丸在社会上的影响日渐弱小,那些还记得的人都是曾经被救治过的上了岁数的人。促使潘宝建开始继承祖业重新制作还魂丸是一次偶然事件。1996年,邻村一彭姓的少年和同学们在三楼房顶上喝酒聚会,小便时不慎从高空落下,摔的不省人事,被送至医院抢救,用尽各种方法都没能够挽回生命,患者的亲戚黄欣在医院大大咧咧医生和护士无能,骂到最后想起了潘公平跌打还魂丸,情不自禁声泪俱下:“几粒药丸就能治好的病,你们怎么这么没有用!”原来这位老人年轻时在油坊撞大锤,力大无穷,一次耕地时犁头深陷,摇晃多次后猛拔,胸窝被犁耙回惯时重创,平常回家5分钟的路,他爬了两小时才到家,命悬一线,危在旦夕,其母第一时间求得潘公平跌打还魂丸让他即刻服下,仅隔三天就又能重新下地干活。彭姓少年最终在两天三夜后死亡,耗费过4万元人民币,消息传到潘宝建的耳中,他的心情十分沉重。他和哥哥潘宝三当即决定要重拾祖业,让祖德宗功惠及苍生。人们只知道潘家几十年没有生产跌打还魂丸,但是不知道潘家跌打还魂丸的药方是代代口传身授,并没有失传。潘宝建7岁时就开始跟随伯父伯母上山采药,13岁时广拜名医,在从师学医的39年中,前六年他和族兄潘宝晚为了详细了解药物分布状况几乎走遍了广西的山山水水。他能应用祖上秘传的方法承制各种膏、丹、丸、散,并圆融活变地用于临床实践。

    潘公平跌打还魂丸是祖国民间珍贵的医药文化遗产,制作十分考究,所需要药材必须上山野中采集,炮制工序复杂,全凭手工操作。炮制工艺的配方比例只有准确,才能保证其独特的功效。然而,近年来广西大面积种植桉树,严重破坏了广西原有的生态环境,很多草药因为桉树的种植改变了应有植被生长环境,已濒临灭绝很难找到,这令他十分焦虑。潘宝建表示,潘公平跌打还魂丸不仅仅属于潘家,还属于中国,他作为潘家的子孙后代,弘扬祖先留下的珍贵医药遗产造福更多的人民群众,责无旁贷。(主编潘少雄,信息员黄小军)

 

上一篇:乡村里走出的企业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