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当前位置三农内参首页 > 三农项目 >
让出部门小权力换取农民大利益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    时间:2016-03-15

 


    今年1月,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农业部、国土资源部、水利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以高标准农田建设为平台开展涉农资金整合试点的意见》。而此次的试点省份只有一个:湖南。湖南省尝试将资金进行统筹整合、统一使用,从根本上打破原有部门多头管理的体制机制,实现“多个龙头进水,一个池子蓄水,一个龙头放水”的管理新机制。让我们来看一看——

  1月13日,离猴年春节还有20来天,在广西经商的张佳佳就早早启程赶往湖南平江老家——加义镇三村村。

  就在前一天,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农业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以高标准农田建设为平台开展涉农资金整合试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此次试点省份只有一个:湖南,而张佳佳的家乡平江就在湖南13个试点县名单之内。

  这样的消息让在外打拼多年、嗅觉灵敏的张佳佳捕捉到了。敢想敢做的张佳佳决定提前回乡,全过程介入高标准农田建设之中。他立马与村理事会达成意向:流转300~500亩水田种粮,由一个石材老板转型为种粮大户。

  张佳佳只是20多个有流转意向的农业投资者之一,而在以前,这里的土地几乎无人问津。“政府整合各方资金来整田了,省里、县里的资金都回流了,我们也要回流,将在外的资金整回来,帮家乡也是帮自己。”张佳佳说。

  的确,一个试点“唤醒了”沉睡的土地,唤回了在外的游子,在“希望的田野上”创业兴农。

  1

  标准怎么施行?

  高标准农田建设做到高要求、高质量、高产出

  湖南耕地占全国的3%,却生产了全国6%的粮食。在实用耕地数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想继续为中国粮仓“添粮加油”,只有向耕地质量问出路。

  “耕地地力每增加一个等级,粮食产量每亩增加100公斤,在相同物资投入和管理水平下,一亩高产田的粮食产出相当于1.28亩中产田或1.8亩低产田的产出。”时任湖南省农业厅副厅长的李志纯分析。按此推算,湖南全省现有耕地6202.5万亩,而中低产田面积达到3988.4万亩,如果湖南占比64.3%的所有中、低产田都能够提升一个地力等级,每年将新增粮食产能近80亿斤,按照平均单产1400斤计,相当于增加570万亩耕地,多“长”出近十分之一的耕地面积。

  “以质补量”成了必然的选择,但高产田靠什么?湖南省发改委副主任、省水利与农田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亮方认为,必须从现有耕地中挖掘增产潜力,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

  “以前穿高跟鞋都不能在水泥渠上踩,一踩就坏;现在搞建设,拿个八磅锤用力砸都砸不烂。”平江县副县长周虎光形象地说。为了真正建成高标准农田,平江自我加压、精益求精。周虎光介绍:原来为了节省资金,有人提议农田两旁栽种便宜的树,不管高矮、不分树种,只要种上去就可以了,但县里高标准农田建设办公室考虑到如果栽高大的乔木、灌木,就会遮阳影响水稻生长,因而否决了这个提议,取而代之的是“三可”标准:可用、可观、可赏。在三村村,900多亩高标准农田建设路、渠两岸,选择栽种两米左右高的柏树,既有利于水稻生长,又美化了农村环境。

  “水草不长,生物不生,就是有只青蛙在渠底都爬不到农田上来,这严重破坏了稻田生态平衡!”在浏阳市官渡镇南岳社区,记者跟随督查组在督查时,发现一条正在建设的水渠渠底都用水泥砌死夯实,督查组严令要求按标准改建。

  “不是事后验收了事,而是事前以标准立规矩、事中以现场监督施工为方式,立查立改,才能让建设不走偏,标准不走样。”湖南省发改委农经处副处长何宗旺说。

  2

  资金怎么整合?

  开源整合三类资金让100元发挥130元效益

  到2020年,湖南全省要建成集中连片、旱涝保收的高标准农田3316万亩,建成区域亩均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提高100公斤以上。按照湖南省发改委的初步测算,全省每年至少还有20个亿的资金缺口。要建设如此高标准的农田,庞大的资金怎么来?

  “多龙治水水难治”。惟有将资金进行统筹整合,从根本上打破原有部门多头管理的体制机制,以实现“多个龙头进水,一个池子蓄水,一个龙头放水”的管理新机制。

  如何整合资金、该整合哪些方面的资金?何宗旺介绍,首先应打破原有部门管理模式,将整合权限真正下放到县市,由县市统筹,部门尤其是省直部门少参与、少干预,由试点县市创新高标准农田建设资金项目管理机制;其次要扩大资金整合面,湖南多为丘陵山地区,高标准农田建设投入大,应将所有涉田涉水的农田建设资金整合起来,才可完成目标任务。

  隶属湖南省会长沙的浏阳市是农业大县,大部分耕地位于山区,一些高标准农田的建设造价超过5000元/亩,造成了不少的资金缺口。“要让出部门的小权力,换取农民的大利益。”浏阳市副市长邓阳锋介绍,截至今年1月,浏阳市整合国土、农开办、农业、水务、林业、烟草6个部门的10几个项目的5790万资金,设立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专户,对项目资金实行统一监管,统筹安排,重点投入,避免资金使用的分散性与盲目性,突出资金使用的“拳头效应。”不仅如此,为了真正做到高标准建设,防止资金短缺,正在酝酿将6000万水利专项资金投放到高标准农田建设上来。

  虽然与浏阳毗邻,但作为革命老区、国家重点扶持县的平江县财力相对要弱很多。周虎光介绍:平江采取两手抓,一手抓资金的大整合,进行开源;一手抓资金的节流,调动农民自己筹劳筹资,节约资金。

  平江县目前已整合四类项目资金8700余万元;下一步还将适度统筹涉农资金,用来支持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

  梅仙镇玳璋村斋公塘项目区,距离灌溉水源1500多米,考虑到材料运输难,镇里原本放弃山塘大修,但群众积极性非常高,自发捐资1.2万元,新修了一条机耕便道,既解决了施工难题,又方便了群众耕作。

  “老百姓自己的事自己办,100元能发挥130元的效益。”周虎光说。

  3

  机制怎么创新?

  简政放权让服务农民机制层层“松绑”

  “探索新机制,关键靠简政放权。”何宗旺认为,高标准农田建设涉农资金整合说到底是要解决“打通为农民服务最后一公里”的机制问题,因而要深化改革,做到省级“革”权、县级放权、基层用权、农民享权。

  简政放权是政府的自我革命。湖南省政府首先“革权”,于去年3月成立了由省长杜家毫担任主任的湖南省水利与农田建设委员会,在“省农水委”的统筹领导下,对高标准农田建设资金整合试点工作实行“四个统一”:一个规划、一套标准、一个平台、一次考核。一方面自我“革权”,另一方面又“放权”,明确要求以13个省直管县为平台进行试点,大胆改革先行先试。

  权力下放到县里之后,县里是“揽权”还是继续“放权”,平江县的决策者选择了后者。周虎光介绍,在资金整合试点过程中,我们创新了机制,这个机制就是坚持一个制度:“四自、两会、三公开”,即“自选、自建、自管、自用,村委会、理事会,项目选择公开、理事会选举公开、工程建成后财务公开”,发挥了“三个主体、四种权力”的作用;县政府将权力继续下放,充分发挥乡镇建设主体、村支两委组织主体、村理事会实施主体的作用,让老百姓全过程享受决策权、参与权、知情权、监督权。

  为了让农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县里通过“打擂台”形式让乡镇竞选“试验田”,由乡镇指导项目区村组成立村民理事会,由理事会具体组织项目实施,主要发动群众筹工筹劳,代表群众采购物资和管理财务,营造施工环境和监管工程质量,充分激活了群众的主人翁意识。

  “通过在高标准农田建设过程中充分发挥农民自选、自建、自管、自用的作用,让农民享受到了‘用权’的好处,更尝到了现代农业生产的甜头,这就是为农民服务最好的机制。”平江县农业局副局长余艺涛坦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