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解读 三农事件 高端资讯 典型事例 三农工程 三农专家 事件调查 通报公告
a

当前位置三农内参首页 > 内参机要 > 事件调查 >
高校出招应对游客爆满:大学校园该不该“限客”?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6-04-12

 


  春季,各大高校又迎来游客参观高峰期,一些名校甚至变成旅游必去“景点”,不少学校为应对这一情况被迫采取“限客”措施。

  高校校园对外开放是否影响了自身正常教学?大***到底该不该向社会敞开?高校的开放属性又当如何维护?近日,中新网记者就上述问题进行了调查采访。

  大学校园变“公园” 学生忧学习受干扰

  近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随机向131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仅有18.21%的受访者表示,其所在高校鲜有游客进入,25.88%的受访者表示,所在高校常年都有大量游客进入。春季,随着大量的校外人员进入学校观光,学生生活学习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一般周末和假期学校里的人最多,特别是这个季节,感觉学校太过热闹了。”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研二学生李萌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学业比较繁忙,有时周末和暑假也会留在学校学习,而人流量太大多少会影响学校的环境和自己的学习。

  “社会人员进入学校对我的学习干扰尚不严重,但是前段时间学校宿舍出现过盗窃事件,身边也有同学丢自行车,但不确定是不是校外人员所为。”清华大学大三学生王盼告诉记者,相比于环境问题,大量的校外人员进入学校,他更担心校内治安情况。

  除了上述问题,记者发现,校外人员的进入也给部分学生的生活造成了困扰。

  北大医学部学生陈可对记者透露,虽然北大不允许校外人员来学生食堂用餐,但是经常有些社会人士找学生帮忙代刷饭卡在食堂用餐。

  “我遇到过很多次,因为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帮他们刷。”陈可说,这些社会人员进入学生食堂用餐,不但占用了学生的一部分补助,还会令食堂变得更拥挤,让本来就短暂的用餐时间变得更紧张。

  部分高校下“限客令”作用几何?

  为应对春季游客量激增的现象,不少高校都采取了“限客令”。例如,武汉大学由于今年校内文物古建筑集中维修,校园容纳能力大幅下降,取消了实施近20年的售票制,首次实行网络实名预约限流免费参观。

  据媒体报道,郑州大学在今年3月曾发布公告:“3月11日至5月15日,工作日禁止一切闲杂人员和校外机动车辆进入校园;双休日及节假日期间,禁止校外机动车(含出租车)及非机动车进校。”

  清华大学早在2009~2010学年就作出规定,校园参观开放时间为双休日、法定节假日及学校寒暑假期间的每日上午8:30-11:30,下午13:30-16:30。另外,团体参观不仅有固定路线,且需提前3至15天网上预约,个人参观不需要预约,但须持本人有效证件登记。

  不过记者走访发现,即便如此,一些高校也难以完全控制人员的随意进出。

  以清华大学为例,虽然该校西门严格执行了有关规定,但东南门、西南门等管理都较松,甚至有不少人盯上了这样的漏洞私下招揽起“生意”——想进校园参观景点的游人,只需要花费20元就可以从西门搭乘电动自行车从西南门进入校园,一路上并不会受到任何阻拦。

  “熟悉学校的人就知道,西门看守严格,东南门较松,所以即便是非参观时间,校园里依然会有很多社会人员进入。”李萌无奈地说。

  校内外人员怎么看“限客”?

  早前,有媒体发起“你是否支持大学校园对外开放”的投票活动,结果显示,17%的人支持大学校园开放,认为大学属于公共资源;29%反对开放,认为学习的地方应该清净;另外有54%认为要限流,不能影响学校正常秩序。

  对于大学应当“关门”还是“开门”的问题,校内、校外人员究竟怎么看?记者也随机进行了采访。

  “高校不应该完全封闭,但是学校也应当加强对社会人员的管理,必要时采取一定限制,保证学生正常生活还是必要的。”北京城市学院大三学生杨凯楠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

  “高校,尤其是著名高校还是不该关门,如果让中小学生走进校园,感受大学氛围,以及深沉的历史积淀,对于孩子是有好处的。”家住房山的豆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自己有一个上四年级的女儿,虽然家住的远,但是时间也会带女儿到清华来参观。

  “学校的体育设施、图书馆等资源对公众开放也是件好事,不应该‘关门办学’,但是这对学校的管理会是不小的挑战。”豆先生强调。

  “高校还是应该承担一部分社会责任,特别是一些体育场馆、设施、图书馆资源的对外开放。”作为清华本校学生,李萌也表示,只要能维护好学校秩序和环境,他本人并不反对“开校门”。

  大学到底该怎样保持开放属性?

  近年来,“高校到底应不应该关门”一直是公众关注的话题。大学开门还是关门是不是自家的事?高校的公共、开放属性又当如何保持?这些问题都曾引发思考。

  针对这一问题,中山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王进此前就对媒体表示,大学的社会职能、社会责任要重要得多,远远超出了老师和学生所营造出的小天地。

  “这跟整个大学应不应该开放是两码事,首先应该明确,基本原则是应该开放,不能拿特殊时期作为一种理由不开放校园,任何时候都应该开放,特殊情况特殊管理,进行疏导和控制流量。而在特殊情况下,采取任何一种措施以保证正常秩序当然是没有问题的。”王进表示。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也强调,高校的资源作为社会公共资源,本就应该向社会开放,政府部门和高校,都在推进高校资源向社会的开放工作,包括校内公共草坪、图书馆、实验室开放。

  熊丙奇说,推进高校开放,既让高校的公共资源向社会辐射,又可以发挥高校服务社会的作用。学校管理者担忧校园安全隐患增加、破坏学校秩序、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增加管理成本,是目前挡在高校的开放之路上的“绊脚石”。

  “正常情况下,学校应尽量保持开放属性,无论是自然景观还是一些公共资源都应当与公众共享。”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采取简单的“封校”或者“限客”措施本身是不符合大学原本属性的,但是在特殊情况下,为维护校园安全秩序,可以采取一定管理措施,同时校外人员也应当遵守相关规范。

  “但从根本上看,大学不应当有有形或者无形的围墙,开放本身就是充分发挥资源的作用和影响。”储朝晖表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