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解读 三农事件 高端资讯 典型事例 三农工程 三农专家 事件调查 通报公告
a

当前位置三农内参首页 > 内参机要 > 典型事例 >
苍南县龙港镇池浦村书记非法强拆民房,80多岁老人守候15昼夜无人问津!
来源:《三农内参》编辑部     时间:2015-09-18

  ——苍南县龙港镇池浦村调研纪实之二(事件)

  【三农内参讯】2015年9月7日,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池浦村农民范红兰来京向三农内参求助,投诉池浦村委会强拆民房,并致使80多岁老人在失房处守候十数昼夜,为维护首都稳定,化解地方矛盾,共创和谐社会,我单位于2015年9月10日派调研员前往温州市苍南县各相关部门与属地党政部门、涉事单位及干部群众了解情况,调研核实村民反映的房屋强拆事件。

  调研结果:

  本次调研中,我单位调研员共走访调研了各级党政职能部门11个单位、接触干部群众百余人、走访调阅书面证据47份、明查暗访音视频证据及资料37组;凭上述事实证据结论如下:

  1、我单位调研员在龙港镇调研过程中多次向龙港镇各级领导提醒关注80多岁失房老人守候现场13个昼夜的情况,并要求依法依规、依情依理妥善安抚,但结果却是继续挑拨村民争斗,并设局殴打我单位调研员!这些地方干部大有土匪气派。就连该村主任都是纹身加奇装异服;镇某信访领导带头打人;假冒警察横行乡里!

 


  2、经我单位调研员向苍南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苍南县国土资源局和苍南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龙港分局、苍南县城建局龙港分局等职能部门了解核实,池浦村强拆村民范红兰家房屋一事上述四个拆迁执法职能部门均不知情,也没有委托过池浦村强拆村民范红兰家房屋。而池浦村委会没有也不具备拆迁执法职能。依据法律法规池浦村委会强拆农民房屋是非法行为,是胡作为!池浦村书记赵章静及其家族成员聚众强拆更是令人费解。在调研中池浦村书记赵章静等龙港镇干部理直气壮的说他们强拆的是违建,而又无法提供权威部门的认定,池浦村委会各项盖印证据自相矛盾!

 

 

 


 

 


 

 

 


 

 


 

  3、池浦村有54户农民建房户,村里、镇里都收了钱,其中有苍南县人民政府《苍政地[2011]103号》文件批准该村27户村民。27户建房村民合法权益被侵害数年。受阻情况是因村委会及龙港镇分管主要领导不作为、胡作为导致!自2011年批准以来,54户农民建房户至今不给建房,相关领导干部严重不作为的结果。而且该村委会在属地城建部门、规划部门、土地部门不知情的情况下,充当执法者,强行拆除农民房屋的行为是胡作为!鼓动不明真相农民群众相互打斗,并围殴我单位维稳调研员是不法行为!

 


  4、在调研中还发现龙港镇存在诸多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的事件。如失地农民养老保险问题;农用土地强征强占、以租代征、少批多占、非法变性等土地问题;农村农民生产生活环境被污染被坏等问题。提醒广大失地农民依法依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具体规定可通过申请政务信息公开等方法查询。

  投诉简述:

  2015年3月9日,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池浦村农民范红兰及其丈夫梁步庙突然收到池浦村村委会的通知称:“二层楼房是违章建房,要求住户于2015年3月15日之前搬迁出去。”据村民反映在此之前从没收到相关方面的拆迁手续,也没有相关人员来谈拆迁补偿事宜。于是,范红兰主动找村委会理论,也没有见到城建、规划、土地等职能部门的任何拆迁手续,协商拆迁无果。

  2015年的3月17日,村书记赵章静、主任彭来钦带领村干部及社区民警刘正毅等三人来到二层楼房处,同时,挖土机也开到了现场等候。书记赵章静说让范红兰夫妇和他到村里商讨房子事情。村主任和其他人员留于现场,范红兰自己一人和书记赵章静去了村里,丈夫梁步庙留在家里守候。书记赵章静说:“先给我面子把房子拆掉。”范红兰不同意,书记赵章静就和主任彭来钦在范红兰未同意的情况下,把范红兰留在村办公室,告诉村主任说把范红兰家房子全拆掉。房子被强行拆除后,房主多次去村里找书记协商都没有答复。

  2015年3月26日,村书记赵章静和主任彭来钦指使村干部赵章欣的哥哥带领十几人,以清理地基为由寻衅滋事。开始户主梁步庙说:“你们先别清理,我家房子被拆还没赔偿。”话还没说完,赵章开从后边把梁步庙抱住,两边是薛茂坤和李圣夫每人拉住梁步庙一只手。范红兰用手机把他们拍下来,接着村干部赵章欣的妈妈就把范红兰的手机打掉在地上。当范红兰去捡时,村干部赵章欣的妈妈、兄弟、老婆及老婆的妹夫闯进范红兰家打人。当时已报警。

  2015年8月17日,利用本村包工头恶霸和社会的不良分子大概20多人,其中一人大白天带口罩,身上纹着纹身,到范红兰家门,半脚在里半脚在外面威胁说:“出来就把你打死。”还把梁步庙围住,不让梁步庙进入宅基地阻止他们打桩。范红兰报了警,警方把范红兰单方叫去做笔录,还让恶霸一行人赶紧离开。范红兰就问:“为什么不抓他们?”警官038293号说:“你是领导呀听你指挥。”警方这样说,更加助长了嚣张气焰。此后村干部又多次鼓动建房户到范红兰家哭闹。失房户范红兰丈夫梁步庙的80岁老母亲无奈在被拆房处死守,范红兰在龙港走投无路向北京三农内参求助。

  2015年9月7日,我单位接到一农民电话,说她来北京上访,已经到我单位大门口(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机关25号院),因当时曾接过电话的分管领导在我单位第二办公区(北京市西城区砖塔胡同56号)故让投诉农民前往。当日上午我单位调研员认真听取了农民的反映,耐心劝导农民不要越级上访等违规违法行为,劝她回到当地并依靠政府妥善解决。同时给农民所在地池浦村书记电话告诉并请他劝导农民回温州。可该书记却给上访人打电话说:“你找吧!就不给你解决,有能耐就住在北京。”此话造成上访农民情绪失控,致使村民向农业部信访局和国土部信访局投诉,为维护稳定,我单位于2015年9月10日前往实地调研。

  调研回放:

  2015年9月10日晚,我单位两名调研员到达温州龙港镇连夜向多名农民及当事人核实反映情况的真相。

  2015年9月11日上午,调研员先后持《三农内参》编辑部介绍信(一单位一信件)及调研证到温州市苍南县县委办公室(秘书处曹明志接待)、苍南县政府办公室(秘书一科吕敏接待)、苍南县委宣传部(因郭科长外出,一位姓陈的同志在1042室接待)。

  2015年9月11日下午,调研员先后持《三农内参》编辑部介绍信(一单位一信件)到苍南县国土资源局(办公室庄小帅主任接待)、苍南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黄定游主任接待)、苍南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龙港分局(刘妙河局长接待)、苍南县城建局龙港分局(张副局长接待)。

  2015年9月11日17:40左右,到龙港镇一号楼301室丁俊振书记办公室了解反映情况。当时在办公室的另一镇领导,就是13日群殴我单位调研员的人。

  2015年9月11日18:10左右,由龙港镇(分管城建)赵镇长主持,并组织了镇城建局张副局长、江浦社区领导(女同志)、池浦村村书记赵章静、池浦村村主任彭来钦和镇党政办干部等7名与我单位调研员两人座谈交流上访农民的情况。期间座谈会几度被身穿花上衣,身上有纹身的村主任搅黄,并威胁“你们住在龙港就小心点”,因我单位调研员受到威胁故情绪也很躁动,故几度中止工作交流。池浦村村主任彭来钦在被驱离会场后,组织大量身份不明人员到镇政府院内围攻我单位调研员,无奈之下,龙港镇赵镇长用他乘坐的公务车将我单位调研员送出龙港镇政府院。我单位调研员才脱离险境。在这次惊险的座谈交流会期间,龙港镇的参会人员多次强烈要求我单位调研员去池浦村实地调研弄清真相。在坐赵镇长车脱离不明身份人员围攻后,我们调研员也就下一步工作如何开展听取了他也让我们调研员到池浦村村里调研的建议。

  2015年9月13日上午9点左右,我们去了池浦村施工现场,确实也见到了被强拆户家中80多岁的农民,她说她的房子被强拆并在施工现场他家被强拆住房处连续维权了13个昼夜。调研员劝她要依靠政府依法依规解决,不能阻碍合法施工,后我单位调研员就去了池浦村村委会找赵章静书记。赵书记不在,多次打电话他也不接,发短信也没回。但不明真相的群众越聚越多。

  2015年9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一带手链项链的年轻男子,自称是警察并出示了证件(后经龙港公安分局证实是冒牌警察),说我单位调研员是假的,挑动群众抢调研员东西并打我单位调研员。特别恶劣的是此时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猛击我单位调研员头部,而且大骂调研员并声称“龙港你也敢来!龙港的事你也敢管!给我打”不知情的农民在他的带领下,再次向我单位调研员大打出手!此中年男子正是龙港镇知情镇领导。因调研员手机被村书记安排的假警察骗走,无法报警,恰好有好心农民报警。

  2015年9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苍南县公安局龙港分局接警赶到,把我单位调研员成功解救至该分局。经过近六个多小时的多次认真反复的侦查调查并非诈骗。我单位调研员回到酒店结账离开龙港镇。在苍南县公安局龙港分局调查期间,带头打人的龙港镇领导曾多次到警局干预,干扰正常办案。

  2015年9月14日,龙港镇个别领导继续编造谎言欺骗27户合法建房农民,以掩盖他们的不作为、胡作为行径。在苍南百事通发布,中央下派“调研员”及冒充国家机关到龙港行骗的虚假事件。但也承认了被村民在池浦村村委会会议室被群殴的事实。

  龙港事件系列网资之二(事件)

  《三农内参》编辑部特稿

  2015年9月18日